奔走山林 守護電力

發布時間:106年11月10日

花東供電區營運處 奇萊秋祭銘記保線精神


        又到了每年一度的秋分時節,這天花東供電區營運處特別熱鬧,同仁們搭棚架桌、準備牲果,各單位同事尤其是保線員們齊聚一堂,更顯意義非凡。秋祭儀式首先由黃清松處長帶領眾人魚貫展開,大家神情肅穆地向著奇萊山區,誠心祈禱來年工作平安順利。這項傳統祭典在台電已有六十多年的歷史,以往是在奇萊山中的奇萊廟舉行,而今受制於深山內的坍塌,道路短期難以通暢,因此選在營運處進行遙祭。若要說起這份信仰的由來,那就不得不提到台電建設舊東西線的故事……

 

廟宇建成 見證舊東西線刻苦工程

        日治時期,台灣的電力事業已陸續開展,西部以日月潭電廠為電力中心,東部則因中央山脈阻隔,於是以當地河川開發小型水力發電廠,成為一個規模較小的獨立系統。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全台的電力系統因受盟軍轟炸,及歷來天災影響,遭受嚴重的損害,直到光復初期才逐一修復,並開始擴建及開發新電源。為了使台灣東西兩地電力匯整為整體的電力網絡,民國37年興建東西輸電線,跨越全長約45公里之中央山脈冰雪地帶,便是如今所稱的舊東西線。

        這條線路在施工時,由於當時還沒有線路施工機具,深山地區也沒有車路可以到達,所有器材搬運、架線、緊線等工作都以人力和原始的施工方式進行,克難程度非今日所能想像。過程中更時常發生難以解釋的奇異事件,且工程屢屢不順,意外頻傳。領軍的蔡瑞唐協理,四處拜訪附近的部落,從耆老口中得知,由於部分路段是日治時期的理番路,過去曾有許多原住民因抗日而遭殺害成了無主孤魂。蔡協理知悉後備供品牲禮祭拜,許願保佑工程順利完成後蓋廟供奉,並訂於每年秋分時節定期祭拜,也許是一片至誠,自此,工程得以持續興建。民國42年,這條西起萬大發電所,東至銅門發電廠的東西輸電線終於竣工,一座小小的奇萊廟亦在奇萊吊橋左岸興建完成,見證了這段銘心刻苦的歲月。

 

冥冥保佑 山中任務驚險完成

        民國69年,木瓜溪水力發電引水工程興建,相關人員共同樂捐,將奇萊廟遷至奇萊山莊附近的現址。這是同仁們、承攬商、當地居民、林務局人員從事奇萊、檜林山區作業的必經之處,尤其對經常在山林間穿梭巡視,檢查線路狀況的保線同仁來說,更是工作時一個心靈的寄託,經過此處必定會佇足片刻打掃內外環境,並求萬善公保佑之後的巡檢工作一路平安。祭祀後,同仁們有時會將小米酒留下來,作為還願或留給有需要的人。而這份默契,竟真成為救人一命的寶物。

        回想94年那場雪害,楊總領班仍心有餘悸:「那年山區發生幾十年來最嚴重雪害,舊東西線線路跳脫,試送不良,我接獲指示後,便分派兩位保線員到檜林山區巡視,尋找事故點。其中一位邢君出發前在奇萊廟祭拜時,因為天氣寒冷,便擲筊請萬善公允借一瓶小米酒後,隨即出發。他們徒步上山,走到海拔2,109公尺的檜林保線所時,已接近傍晚,走在雪地上對體力的確是很大耗損,邢君因天寒腳抽筋放慢速度,另位吳君想說大家都很熟悉路線,眼看剩兩三百公尺,邢君應該沒問題,便先到了檜林保線所。大雪不斷落下,邢君遲遲沒出現,吳君覺得不對勁,連忙與駐守保線所內的同仁帶著手電筒回頭尋找,兩小時後終於找到邢君,原來他因為積雪覆蓋了熟悉的路線,怕繼續前進會迷失方向,只好留在原地等待救援,多虧那一小瓶溫酒,維持了體溫。在大家幫助下,一行人平安返回保線所,撿回一命的邢君說,這都是奇萊廟的庇蔭。」楊總領班停頓半晌,接著說:「而我,在夜裡等到了他們的回報電話,才終於放下心中大石,回頭吃了一口已經涼掉的晚餐。」

 

保線精神傳承 守護山林輸送電力

        山區天候變幻無常,經天災的洗禮後地勢更難預測,但第一線的保線員,卻常是在天災地變後立刻展開巡檢工作,尤其深山中有些路段無法開車,只能徒步前進,再揹上十多公斤的工具與工作天中需要的米糧,即使是年輕人都未必能負荷,但對於經驗老到的保線同仁來說,已是習以為常的事情。而保線工作在確認事故點後,才是正事的開始。在數公尺高的電塔上進行維修,需要的是專注的精神、經驗累積與團隊合作的默契,還有那份對於供電暢通的使命感。楊總領以即將退休的張大哥為例,即使年屆花甲,風災搶修時,他仍是一馬當先爬上電塔,用自己的經驗指揮後輩盡快完成工作,這樣的態度,自然而然地感染了每位夥伴,也讓年輕的同仁從前輩的身教中,傳承了這份工作的精神所在。

        正是因為凡事盡力,剩下的變數則交給了天意。往年若道路暢通,保線同仁便會擇日提前至奇萊廟打掃,除草、接通水源,並重繪匾額、門前對聯之金漆,粉刷內外,一切不假他手,這片赤誠,只是本於對奇萊廟萬善公的長年庇佑誠心感謝。對同仁來說,奇萊廟不僅是他們心靈的守護者,更是整片山林的守護者。而對於廣大的用電戶來說,這些在東西線高山上堅守崗位的保線員們,則是奔走於山林間,用生命青春竭心捍衛電力的守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