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淨零排放鳴槍起跑與解方

發布時間:111年02月09日


李堅明(台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國立臺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教授)

台北大學(原中興大學)經濟學博士,現任財團法人台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長期致力氣候變遷因應研究與低碳生活轉型活動推廣,於2018年開創全球首例負碳商品及倡議個人社會責任(Personal Social Responsibility, PSR),2019年起與全家便利商合作推動負碳商品,建構全球首創個人碳資產帳戶,倡議個人終身碳平衡。

 

甫於2021年11月假英國格拉斯哥(Glasgow)舉行的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會議主軸聚焦於2050年淨零排放(Net Zero Emissions),會中並提出多項宣言/承諾,意味著,全球「淨零競逐」(Race to Zero)已鳴槍起跑,同時,也意含相關政策會趨向碳中和化,例如國際碳關稅發展等。我國是國際重要供應鏈,每年約出口3,300億美元(2020),在全球淨零排放趨勢下,將受到嚴重波及。爰此,本文將分析全球淨零排放競逐的相關規範與標準,及落實淨零排放解方,提供產業及政府參考。

一、COP26淨零排放起跑線與領跑作法
COP26氣候會議已清楚界定「淨零競逐」的起跑線(Starting Line)與領跑作法(Leadership Practice):

(一)、起跑線

  1. 承諾(Pledge):組織領導人需要盡速宣布淨零排放目標,盡最大努力設定2030年減排50%目標。
  2. 方案(Plan):1年內要提出達到短中長目標的規劃。
  3. 程序(Proceed):應立即採行相關淨零排放行動。
  4. 公布(Publish):承諾每年要公布減排的進展,例如公布至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的全球氣候行動網站。

(二)、領跑作法

  1. 溫室氣體範疇(Scope):除了國家或地區的能源燃燒排放(範疇一)、企業組織自身用電排放(範疇二)之外,溫室氣體排放計算應納入企業組織之員工交通運輸與產品供應鏈排放(範疇三),以及累積排放量。
  2. 碳匯[1](Sink)與碳權[2](Credit)標準:優先考慮減少排放(至少90%);清楚說明碳匯與碳權來源,且必須是永久性移除碳排放;鼓勵採用「自然為本解方」(見下一節)的碳匯活動;確保碳權取得符合外加性[3](Additionality)、永久性[4](Permanence)和可計量[5](Accounting),並且不會破壞社會正義或損害生物多樣性。
  3. 賦權與公平(Empowerment and Equity):通過參與、分享資訊、融資管道和能力建設,力求使所有參與者為全球邁向淨零排放的過渡做出貢獻。相關承諾、計劃和行動,應考慮到公平,特別應符合SDGs及《巴黎協定》相關條文。

綜上,金融機構將在上述標準線下,要求融資企業提出2030年努力減排50%的承諾,以及每年減排進展報告,此外,亦將嚴格要求企業碳權抵換來源,這將是企業在全球淨零排放競逐的最大挑戰。


圖一、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取自UNFCCC官方公開資源)

二、實踐淨零排放四大解方
淨零排放已成為全球共識,歸納主要解方(IPCC, 2018; IEA, 2021):

(一)市場為本解方(Market-based Solution, MbS

制定碳定價(碳稅與碳交易)措施,透過碳價訊號,激勵科技創新、自然資本碳匯及個人行為改變等,例如《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第6條,建構全球碳市場等。

(二)科技為本解方(Technology-based Solution, TbS

淨零/負碳排放科技發展將攸關電力係數脫碳,將是國家實踐淨零排放的關鍵,例如碳捕獲與封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合成甲烷氣(CH4)、氫能(綠氫)、生物能源搭配CCS(Bio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BECCS)、直接空氣捕獲(Direct Air Capture, DAC)等,然而,減碳成本相當昂貴(超過100美元/噸CO2e)(CO2e, Carbon Dioxide Equivalent,指二氧化碳當量),不易商業化。因此,需要仰賴碳定價機制給予低碳紅利,促進科技研發與產業投資動能。

科技為本解方攸關國家電力系統脫碳(降低電力排碳係數),將是國家「淨零競逐」的最核心施政。此外,科技為本解方也是支撐低碳經濟的主要產業型態,將是企業低碳轉型與投資布局的契機。

(三)自然為本解方(Nature-based Solutions, NbS

地球是一個巨大碳庫,以各種自然方式,將碳儲存於地球,其中,海洋約儲存38兆噸CO2e、土壤約儲存2.5兆噸CO2e、大氣約儲存7,500億噸CO2e、植被約儲存6,500億噸CO2e。人類近300年的經濟發展,已破壞地球碳循環平衡,如何恢復地球碳庫能量,已受到全球關注。2009年UNFCCC開始討論,法國(2015)在COP21提出「千分之四倡議」(4 Per 1000 Initiative: Soils for Food Security and Climate),認為利用土壤固碳,全球每年提高土壤有機碳含量4‰,將可抵消人類活動所增加的二氧化碳排放,且有益土壤健康,有助提升農作產量、維護糧食安全。

自然為本解方產生的碳匯或碳權,符合「淨零競逐」的相關規範,且每年約有100億噸CO2e/年潛力,因此,將成為企業淨零放排放的最佳策略。

(四)行為為本解方(Behavior-based Solution, BbS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 2021)推估如果全球10-30%的人口承諾低碳生活,將會形成新的社會規範,促進生活型態改變,則至2030年將減排20億噸CO2e(相當於巴西年排放量2倍),2050年將可減排30億噸CO2e。意味著,善用行為科學(Bhavior Sience)或行為經濟學的推力(Nudges),引導低碳生產與消費,已成為「淨零競逐」重要解方。

行為為本解方的減碳效果,已獲得科學驗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2018)已正式成立「行為科學與公共政策協會」,全球已有202個會員,目的是建構一個更完整的行為經濟學政策執行與績效檢視(Policy Cycle)架構,提供各國政府施政參考。呼籲政府應儘速成立「行為科學國家團隊」,導入行為推力(Nudges)於相關淨零排放政策,提高政策有效性。


圖二、世界自然基金會於COP26的倡議,呼應「行為為本」的解方(取自UNFCCC官方公開資源)

三、結語
極端氣候事件頻傳,顯示地球生病了,說明30年來(1992-2021),人類對抗全球暖化的政策失靈。面對全球淨零排放快速發展趨勢,然而,急病也不能亂投醫。由於科技為本解方不具備成本有效性[6](Cost Effectiveness)與環境完整性[7](Environmental Integrity);自然為本解方及行為科學解方則不具顯著環境有效性,因此,應透過市場為本解方(例如碳交易制度)的價格訊號,整合科技為本、自然為本與行為為本三大解方,將成為國家「淨零競逐」的完整解方,提供政府施政參考。

全球淨零排放已鳴槍起跑,並畫出起跑線,如何取得領跑者低位,關鍵在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管理。以國家為例,電力係數的脫碳速度將是產業淨零排放競逐的最重要助力,易言之,國家需要有更靈活的電力配比政策與思維。就產業碳足跡管理而言,應盡速納入供應鏈或範疇三的碳足跡盤查,並提升至企業ESG的管理層級,將是產業取得淨零排放經濟競爭力的契機。

 

[1] 指能夠無限期累積及儲存碳化合物(特別是二氧化碳)的天然或人工「倉庫」,例如森林、土壤、海洋、凍土等。

[2] 指碳排放權,排碳需求高的組織須購買此權利以增加許可排放量,原理是將外部成本內部化,提高組織碳排放成本,以促進節能減碳。

[3] 指組織在進行減量專案活動下,相對於「基線」(Baseline,即未採取減碳行動的狀況),具有額外減量效果,並確認非法規要求應執行事項、不具備投資效益或具有技術上的障礙,以及非普遍實施之技術,係為了溫室氣體減量目的而執行。

[4] 指溫室氣體排放減量和封存以及它們的持久性程度,不會出現逆轉。

[5] 指環境中的儲存的碳量是可計算的。

[6] 以最低成本達到既定環境目標。

[7] 一個有利環境與生態的活動,不能再衍生對環境與生態的不利影響。 

 

李堅明(台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國立臺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教授)

台北大學(原中興大學)經濟學博士,現任財團法人台灣綜合研究院副院長,長期致力氣候變遷因應研究與低碳生活轉型活動推廣,於2018年開創全球首例負碳商品及倡議個人社會責任(Personal Social Responsibility, PSR),2019年起與全家便利商合作推動負碳商品,建構全球首創個人碳資產帳戶,倡議個人終身碳平衡。

 

甫於2021年11月假英國格拉斯哥(Glasgow)舉行的第26屆氣候大會(COP26),會議主軸聚焦於2050年淨零排放(Net Zero Emissions),會中並提出多項宣言/承諾,意味著,全球「淨零競逐」(Race to Zero)已鳴槍起跑,同時,也意含相關政策會趨向碳中和化,例如國際碳關稅發展等。我國是國際重要供應鏈,每年約出口3,300億美元(2020),在全球淨零排放趨勢下,將受到嚴重波及。爰此,本文將分析全球淨零排放競逐的相關規範與標準,及落實淨零排放解方,提供產業及政府參考。

一、COP26淨零排放起跑線與領跑作法
COP26氣候會議已清楚界定「淨零競逐」的起跑線(Starting Line)與領跑作法(Leadership Practice):

(一)、起跑線

  1. 承諾(Pledge):組織領導人需要盡速宣布淨零排放目標,盡最大努力設定2030年減排50%目標。
  2. 方案(Plan):1年內要提出達到短中長目標的規劃。
  3. 程序(Proceed):應立即採行相關淨零排放行動。
  4. 公布(Publish):承諾每年要公布減排的進展,例如公布至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的全球氣候行動網站。

(二)、領跑作法

  1. 溫室氣體範疇(Scope):除了國家或地區的能源燃燒排放(範疇一)、企業組織自身用電排放(範疇二)之外,溫室氣體排放計算應納入企業組織之員工交通運輸與產品供應鏈排放(範疇三),以及累積排放量。
  2. 碳匯[1](Sink)與碳權[2](Credit)標準:優先考慮減少排放(至少90%);清楚說明碳匯與碳權來源,且必須是永久性移除碳排放;鼓勵採用「自然為本解方」(見下一節)的碳匯活動;確保碳權取得符合外加性[3](Additionality)、永久性[4](Permanence)和可計量[5](Accounting),並且不會破壞社會正義或損害生物多樣性。
  3. 賦權與公平(Empowerment and Equity):通過參與、分享資訊、融資管道和能力建設,力求使所有參與者為全球邁向淨零排放的過渡做出貢獻。相關承諾、計劃和行動,應考慮到公平,特別應符合SDGs及《巴黎協定》相關條文。

綜上,金融機構將在上述標準線下,要求融資企業提出2030年努力減排50%的承諾,以及每年減排進展報告,此外,亦將嚴格要求企業碳權抵換來源,這將是企業在全球淨零排放競逐的最大挑戰。


圖一、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取自UNFCCC官方公開資源)

二、實踐淨零排放四大解方
淨零排放已成為全球共識,歸納主要解方(IPCC, 2018; IEA, 2021):

(一)市場為本解方(Market-based Solution, MbS

制定碳定價(碳稅與碳交易)措施,透過碳價訊號,激勵科技創新、自然資本碳匯及個人行為改變等,例如《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第6條,建構全球碳市場等。

(二)科技為本解方(Technology-based Solution, TbS

淨零/負碳排放科技發展將攸關電力係數脫碳,將是國家實踐淨零排放的關鍵,例如碳捕獲與封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合成甲烷氣(CH4)、氫能(綠氫)、生物能源搭配CCS(Bio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BECCS)、直接空氣捕獲(Direct Air Capture, DAC)等,然而,減碳成本相當昂貴(超過100美元/噸CO2e)(CO2e, Carbon Dioxide Equivalent,指二氧化碳當量),不易商業化。因此,需要仰賴碳定價機制給予低碳紅利,促進科技研發與產業投資動能。

科技為本解方攸關國家電力系統脫碳(降低電力排碳係數),將是國家「淨零競逐」的最核心施政。此外,科技為本解方也是支撐低碳經濟的主要產業型態,將是企業低碳轉型與投資布局的契機。

(三)自然為本解方(Nature-based Solutions, NbS

地球是一個巨大碳庫,以各種自然方式,將碳儲存於地球,其中,海洋約儲存38兆噸CO2e、土壤約儲存2.5兆噸CO2e、大氣約儲存7,500億噸CO2e、植被約儲存6,500億噸CO2e。人類近300年的經濟發展,已破壞地球碳循環平衡,如何恢復地球碳庫能量,已受到全球關注。2009年UNFCCC開始討論,法國(2015)在COP21提出「千分之四倡議」(4 Per 1000 Initiative: Soils for Food Security and Climate),認為利用土壤固碳,全球每年提高土壤有機碳含量4‰,將可抵消人類活動所增加的二氧化碳排放,且有益土壤健康,有助提升農作產量、維護糧食安全。

自然為本解方產生的碳匯或碳權,符合「淨零競逐」的相關規範,且每年約有100億噸CO2e/年潛力,因此,將成為企業淨零放排放的最佳策略。

(四)行為為本解方(Behavior-based Solution, BbS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 2021)推估如果全球10-30%的人口承諾低碳生活,將會形成新的社會規範,促進生活型態改變,則至2030年將減排20億噸CO2e(相當於巴西年排放量2倍),2050年將可減排30億噸CO2e。意味著,善用行為科學(Bhavior Sience)或行為經濟學的推力(Nudges),引導低碳生產與消費,已成為「淨零競逐」重要解方。

行為為本解方的減碳效果,已獲得科學驗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2018)已正式成立「行為科學與公共政策協會」,全球已有202個會員,目的是建構一個更完整的行為經濟學政策執行與績效檢視(Policy Cycle)架構,提供各國政府施政參考。呼籲政府應儘速成立「行為科學國家團隊」,導入行為推力(Nudges)於相關淨零排放政策,提高政策有效性。


圖二、世界自然基金會於COP26的倡議,呼應「行為為本」的解方(取自UNFCCC官方公開資源)

三、結語
極端氣候事件頻傳,顯示地球生病了,說明30年來(1992-2021),人類對抗全球暖化的政策失靈。面對全球淨零排放快速發展趨勢,然而,急病也不能亂投醫。由於科技為本解方不具備成本有效性[6](Cost Effectiveness)與環境完整性[7](Environmental Integrity);自然為本解方及行為科學解方則不具顯著環境有效性,因此,應透過市場為本解方(例如碳交易制度)的價格訊號,整合科技為本、自然為本與行為為本三大解方,將成為國家「淨零競逐」的完整解方,提供政府施政參考。

全球淨零排放已鳴槍起跑,並畫出起跑線,如何取得領跑者低位,關鍵在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管理。以國家為例,電力係數的脫碳速度將是產業淨零排放競逐的最重要助力,易言之,國家需要有更靈活的電力配比政策與思維。就產業碳足跡管理而言,應盡速納入供應鏈或範疇三的碳足跡盤查,並提升至企業ESG的管理層級,將是產業取得淨零排放經濟競爭力的契機。

 

[1] 指能夠無限期累積及儲存碳化合物(特別是二氧化碳)的天然或人工「倉庫」,例如森林、土壤、海洋、凍土等。

[2] 指碳排放權,排碳需求高的組織須購買此權利以增加許可排放量,原理是將外部成本內部化,提高組織碳排放成本,以促進節能減碳。

[3] 指組織在進行減量專案活動下,相對於「基線」(Baseline,即未採取減碳行動的狀況),具有額外減量效果,並確認非法規要求應執行事項、不具備投資效益或具有技術上的障礙,以及非普遍實施之技術,係為了溫室氣體減量目的而執行。

[4] 指溫室氣體排放減量和封存以及它們的持久性程度,不會出現逆轉。

[5] 指環境中的儲存的碳量是可計算的。

[6] 以最低成本達到既定環境目標。

[7] 一個有利環境與生態的活動,不能再衍生對環境與生態的不利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