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采風 以人為本 營造安全文化

發布時間:109年01月14日

核能安全處 落實核電管理監督制度


       1960年代,核能開始用於商業發電一途,高技術門檻的核能發電廠在先進國家間陸續興建,1979年,位於美國賓州的三哩島電廠,因為機械故障與人為錯誤操作而產生爐心熔毀事故,當時反應爐外的保護裝置(即圍阻體)發揮作用,阻止大部分放射性物質外洩,將影響控制在電廠範圍,但這次事件促發了人們對於核能安全的重視,自此大幅強化核能電廠內的安全設施與管理制度。1986年,舊蘇聯境內的車諾比電廠發生事故,看得見的熊熊烈火與看不見的輻射外洩持續發生多日,數十萬人撤離家園,後續的清理工作讓蘇聯政府付出極大的代價,其他各國則意識到,核能事故的影響力是超越國界、區域的,且事故主因推敲到最後,「人」的因素往往是最大關鍵,核能發電界人士為此做出深刻的檢討與改善,於1988年,由國際原子能總署發表「核能電廠基本安全原則」報告,將安全文化列為核能電廠的基本安全管理原則,從個人到組織都須共同專注於安全事項的推動。

獨立客觀運作 安全為最高原則

        1978年,台灣第一座核能電廠機組正式商轉,在面臨國際石油危機之際,為台灣帶來穩定的電力支撐經濟發展。隨著國際間對於核能安全的重視,台電內部也不斷加強核能安全業務,1989年,台電核能發電處改組為核能發電安全處,至1992年,因應車諾比事件後的國際法規要求,以及維持核能安全管制業務的獨立超然立場,將核能安全工作從核能發電安全處分離出來,專注管理監督核電廠的安全。隔年,核安處訂定台電公司「核能營運安全政策聲明」,由總經理簽署頒行,宣示「核安管理為核能營運第一要務」。2011年,日本福島核子事故發生後,台電積極展開核安總體檢,並於2012年頒布「核安文化精進方案」,特別建立分級評價標準,每年提出評價報告書並送至上級機關備查。邱顯郎處長說,「核安處就像是核能發電事業部中的核安守門員,也擔任原能會、國際核能相關組織與核電廠之間的橋樑,傳遞最新的安全訊息以及導入更好的組織管理文化。」除了核安處本部的行政團隊外,尚有派駐核電廠內的安全小組,近距離監督相關部門與電廠中的安全,藉由建立與推動品保制度,以及安全分析、評估、審查、稽查等工作,從第三者客觀超然的角度,為核能安全設下一道道的防護網,以防範問題的發生。而要使電廠同仁乃至於決策高層們,當面臨時間與成本的抉擇時,也能直覺地以「安全第一、品質第一」為原則,則有賴於核安處以慢針細縫的耐心,將這樣的信念織入同仁們的日常工作中。

充分溝通交流 長期醞成文化

        核安文化的特質,主要體現在個人、領導決策者以及管理系統三個層面,其中在個人特質中,「個人當責」、「質疑的態度」,可說是建立文化的基本要素,需內化在不同層級位置的同仁心中,成為自然的習慣,形成健全的文化體質。但文化的養成,不能只是教條式的宣導,還需經年累月自然醞成,自1991年起,近三十年的時間,核安處每個月持續不間斷地發行「安全文化專欄」,整理分享近期國內核電廠在運轉、維護、輻防、核化、核工及核安等工作的經驗,或者引介國外電廠的相關運作檢討,與最新的技術論文,讓各電廠同仁們適時地參照對應、吸收新知,凝聚成明確的工作觀念。

        資訊閱讀之外,建構安全文化亦仰賴群體成員間的充分溝通,在核安處的監督與參與之下,從電廠每周晨會的即時檢討、每月一次的各廠運轉經驗回饋、每季的核安文化宣導到每年舉辦的核安文化研討會,在在都體現出核能相關單位之間,有著充分交流討論的環境。以2019年在核一廠辦理的年度研討會為例,因核一廠正執行國內核電廠首次除役工作,許多與會的電廠同仁也都是第一次參與這樣的計畫,即使事前多方參照國外經驗,並且重複沙盤推演後製作成標準程序書,實際執行時仍有當初預期不到的狀況發生,同仁們便將工作時接觸到的問題,以及藉由跨組聯繫共同解決的過程,鉅細靡遺地整理出來,於研討會中與其他相關單位同仁分享,透過這樣的經驗交流,使得往後執行類似工作時,能在安全防護上又多了一分提醒與保障。

 

駐廠監督 深度防禦

        經驗交流分享目的是要使同仁更容易凝聚工作的共識,提升工作期間的安全意識,但人終究會有自己的盲點,難以全面掌握事件的樣貌,此時就需要核安處派駐在各電廠內的安全小組,協助電廠落實核安文化到日常工作中。許懷石副處長說,安全小組的作用就在於,以安全的角度去思考,提醒電廠可以將重要步驟在工作的程序書中描述得更明確,又或者提出哪些事情與安全有關,必須加入程序書中,讓每次任務都能在更安全的環境中完成。當問題發生時,安全小組更是發揮偵探推理的精神,把每個環節步驟都用放大鏡檢視,例如某項設備在檢修後進行查驗時,出現了馬達故障的問題,安全小組則會進一步去觀察思考,出現這樣的故障,或許是有某些潛在問題?是否在操作程序上有錯誤?或者人員交接時沒有說明清楚?又或者是該設備有著共通性問題?盡力去挖掘真象背後隱藏的未被注意的事項,進而要求電廠提出有效的改善措施,杜絕類似問題再次發生。

跨電廠以及與外界相關組織之間的聯繫,亦是安全小組著重的要點,如A廠出現某項事件,各廠小組會即時交換資訊,提醒電廠跟進檢查相關設備,或者當外界提出某項新的安全注意事項,通過安全小組的傳遞網絡,可以更快地落實在電廠的監督項目中。經過長期的經營與培訓,電廠的安全文化越來越成熟,核安處監督管理的範圍,也擴及至電廠相關工作的承包商,除了證照訓練的基本規定之外,亦邀請承包商參與工作會議、研討會、問卷調查等工作,並督促培訓同仁精進工安相關的專業能力,確保每個環節的工作人員,都能在安全第一的原則下執行任務。從工作程序、設備檢測到人員訓練等,凡涉及電廠運轉的各個環節,都有安全小組層層把關監督,讓問題在連鎖效應發生前及早阻斷,發揮深度防禦的作用。

 

營運安全穩定 管理經驗傳承分享

        在核安處的緊密監督與電廠同仁的積極改善之下,核電廠中設備故障、人為疏失等異常事件出現的頻率得以有效的抑制。機組安全穩定的運轉成果,也反映在電廠營運績效的國際評比中,國際原子能總署公布的報告就顯示,在全球31個擁有核能機組的國家中,我國機組的容量因數於2014-2016年間排名第七,營運表現相對良好。

目前台灣的核電廠有的正在運轉發電,也有電廠面臨除役,不同的營運狀況也為核安處增加不同的安全管理需要,資深的同仁更注重將工作中累積的觀察,傳承給年輕的新進同仁,尤其是那份質疑的態度與精神,力求讓監督者的明鏡,照進日常工作中看不到的角落。隨著經驗逐漸豐厚成熟,核安處也將從糾舉違規、提出問題的核安守門員角色,轉型為核能電廠的家庭醫生,為電廠的健康度診斷把關,並適時提出改善建議,協助電廠更穩健安全的運作。未來在行有餘力之際,核安處也計畫將這份寶貴的管理經驗輸出至台電以外,為外部的電廠提供相關的諮詢服務,展現當責的精神,貫徹「有核安才有核能」的理念,將核能安全的文化傳播至更遠的地方。